酒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各地电煤库存先后陷入告急的困境杉叶杜属

发布时间:2020-10-19 01:58:26 阅读: 来源:酒壶厂家

各地电煤库存先后陷入“告急”的困境

全国讯:近日,国家发改委展开电煤价格专项检查,强调将2011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格维持2010年水平不变,并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而相关数据统计显示,在夏日用电高峰到来的前夕,各地电煤库存却先后陷入“告急”的困境。

两则截然相反的消息,让沉寂已久的“煤电联动”机制再次受到舆论的关注。一边受CPI的重重压力而不能擅自调价,一边是隐性的“煤荒”“电荒”即将来袭。夏日用电高峰前夕,电价再次陷入“纠结”的境地。

多地煤炭库存提前“告急”

每年一到夏日,由于用电负荷骤然增加,都会产生一定的“煤荒”或“电荒”的现象。然而,今年这一现象似乎将要提前。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上月底,华中电网全网电煤库存降至不足1000万吨,湖北电煤已下滑至160万吨,这一数据大概只能提供两周左右的发电所需,而湖南的电煤形势更为严峻,存煤约为50万吨,还不能满足一周的发电所需。

同样在3月底,陕西省发布今年一季度经济形势,全省电煤库存量同比下降三成,约为70.02万吨,这一煤炭库存现象也让陕西的火电“捉襟见肘”,不得不靠相邻的省区进行支援。安徽甚至在4月初就宣告今年夏季的电力缺口,预计电力供应缺口在200万千瓦左右。

然而,作为电煤的上游部分港口煤炭库存则继续出现下滑的现象。截至4月3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量为718.5万吨,周环比回落15.9万吨、跌幅2.16%,下降趋势得到延续,只是降幅有所减小,该港库存量已连续四周持下跌态势。

受当前市场煤炭供需形势影响,港口煤炭价格继续小幅上涨。3月30日发布的第二十四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综合平均价为773元/吨,环比上涨3元/吨。

而海关方面的统计数据也显示煤炭进口不容乐观。据了解,2月份我国煤炭进口降幅达47.6%,进口量仅为676万吨,而广东2月份的煤炭进口比去年同期相比,也下降五成左右。广东一家火电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目前电厂的煤炭库存“不方便透露”。

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表示,目前国内各地开始产生“煤荒”现象,煤炭供应处于偏紧水平,供需矛盾的扩大将会进一步导致煤炭价格上涨,电厂成本压力随之增加,这极易引发另一场“电荒”。

国泰君安电力行业分析师王威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目前,煤炭价格上涨并非电厂煤炭库存下降的唯一因素,而煤炭库存下降也不是电荒产生的唯一原因,包括水电来电量的影响、煤炭运力的通畅等都会影响电力供应状况,“每年夏季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电荒”,只是今年稍为提前。

受CPI掣肘“煤电联动”无下文

日前,国家发改委部署开展电煤价格专项检查,强调2011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格维持2010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变相涨价,并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对2011年重点电煤合同履约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对不严格履行合同和合同兑现率低的企业予以通报批评。”

据了解,去年重点电煤合同价格约为520元/吨,而目前市场煤价格则大约增加了200元/吨。由于合同价与现货价相去甚远,重点合同煤的兑现率也越来越低。业内人士透露,降低重点合同煤兑现率的有效方式即为“以劣充优、以次充好”。一般来说,煤炭定价是以卡来计算的,合同里约定5000卡的电煤,通常会被煤炭企业以4500卡的煤冒充卖给电企。

中电投集团公司一位宣传负责人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去年该公司火电业务也有几十亿元的亏损,主要原因在于煤价上涨。由于整个集团公司耗煤量达1.3亿吨,“每吨煤只要上涨几十元便意味着几十亿元的亏损”。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发改委一出台“今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格维持2010年水平不变”的文件,便意味着发电企业对电价上涨不要抱任何希望。“今年电价即使真的上涨,也远远不及煤价上涨的幅度与力度,而发电企业还要背上电价上涨是造成通货膨胀的罪魁祸首的罪名”。

目前国内物价涨速势头迅猛,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国内CPI均同比上升4.9%,接近两年半的高点。有研究机构预测,即将公布的3月CPI数据会达到5.2%至5.3%,这和前两个月的数据相比有了明显的跳升,机构甚至预测今年CPI峰值可能接近6%。

在这一背景下,保通胀成为目前国内价格调控的首要考虑对象。王威告诉记者,由于上调上网电价会直接导致CPI走高,“很明显近期两三个月动不了电价”,而上述广东火电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煤电联动估计不会有下文”。

“市场煤、计划电”格局待解

据了解,煤电联动政策始于2004年年底。当时国家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相应调整电价。

在公布煤电联动后,2005年5月和2006年6月曾两次实行煤电联动,销售电价每次上涨约5分/度。但受其他各方因素影响,后来煤电联动机制未能继续实施,即使在电煤价格持续上涨且涨幅超过5%的2007年,煤电联动也未能启动。

中投顾问有分析师指出,目前的状况是一方面煤炭供应紧张,一方面发改委要求不得涨价,两厢冲突让煤企与电企陷入为难境地。在“涨价没途径、跌价不可能”的环境中,极容易导致“煤荒”、“电荒”恶化的局面。

一边是普通煤炭与电煤之间相差达200元/吨的差价,一边是计划管制的电价,当“市场煤”遭遇“计划电”,矛盾因此产生。业内人士指出,在2003至2004年、2006年至2007年,以及2010年初,国内各地都出现过大小不一的“煤荒”、“电荒”,这是“市场煤”与“计划电”的产物,基础产品价格管制必然产生这一矛盾。

据悉,今年国家发改委将锁定价格的重点电煤设定在3亿至4亿吨,而全年电煤用量已超过16亿吨,这还不包括新增用煤需求1.5亿吨,属于“皇粮”的电煤比例还不足30%。

王威告诉记者,2010年国内火电企业亏损面较大,但比起2008年的重度亏损来说还是“相形见绌”。目前来说,煤炭差不多完全由市场定价,但电价的上调,国家相关部门会根据煤炭价格上涨幅度、CPI的后期走势,以及火电企业亏损程度三个变量,来决定电价的上调与否,“目前来看暂时不会上涨”。

广州治少儿癫痫专科医院怎么样

北京口腔医院乘车路线

治银屑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