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盛大私有化后启动整合瘦身打造网游主业

发布时间:2020-01-14 20:05:28 阅读: 来源:酒壶厂家

早报记者 庄春晖

在浙报传媒(600633,股吧)宣布收购杭州边锋和上海浩方之前,坊间对“报纸买网络”的反常操作已有热议。

更多业界观点认为,盛大网络才是在该笔交易中最笑得合不拢嘴的一方,顺利出让杭州边锋与上海浩方使得盛大网络在获得现金的同时,轻松“瘦身”、摆脱已非集团重点的休闲类游戏业务。

“赎身”后的“瘦身”

不过,讲到盛大“瘦身”的好消息之前,必须先交代一下交易的当下背景。

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于2004年5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市值超过10亿美元,公司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陈天桥也因此一举超过网易创始人丁磊,成为当年的中国大陆首富。

2011年11月,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突然宣布,经与母公司达成合并协议,将启动私有化进程,从纳斯达克退市。根据协议,盛大互动娱乐CEO兼董事会主席陈天桥,以及其妻雒芊芊和其弟陈大年(盛大COO)将以每股41.35美元的价格收购在美发行的美国存托股份。2012年2月15日,盛大宣告私有化行动成功。盛大成了陈家的私产。

退市之后,盛大的行事决议与盈利预期将无须再接受华尔街人士的拷问,业界分析人士认为,这将有利于盛大“放开手脚做大事”,而梳理旗下各业务线的资源、砍去冗余,则是公认的整合第一步。

上海浩方与杭州边锋,俨然成为了盛大私有化后的首批挨刀者,然而,它们的确是盛大的“冗余”业务吗?

时光退回8年前,上海浩方、杭州边锋可是作为“网络游戏巨头盛大境外上市后首轮收购对象”的身份、一道昂扬上镜的。

2004年8月间,方才完成IPO不多时、手握重金的盛大网络将浩方与边锋先后收入帐下,据称两项交易价格分别为6000万和2000万美元。陈天桥当时欣然发声称,“上海浩方的网络游戏对战,以及杭州边锋的棋牌类游戏,为盛大的休闲游戏平台增添了新板块,进一步扩大了用户群。希望未来两公司能成功地整合到盛大的运营之中。”而时评也认为,对浩方与边锋的收购将有助于盛大完善产业链上内容,进一步实现“网上迪士尼”梦想。

彼时,上海浩方与杭州边锋也是行业内两大意气风发的角色。在盛大完全控股以前,对浩方垂青的还曾有英特尔资本等国际知名风投;而边锋则占据全国休闲棋牌类游戏平台第三的位置(前两名分别为联众及中国游戏中心)。

盛大收购浩方、边锋后,默许其在集团内偏于一隅、独立生长,两家公司也一度发出准备上市的信号。2008年中旬,时任浩方CEO的梁永伦突然离职,此后外界关于浩方的消息逐渐减少,直到2010年传来边锋与浩方合并为大的边锋集团,意欲打包上市的消息。梁永伦离职后,盛大在线COO许朝军出任边锋总裁,不满一年,许又去职,由盛大集团调时任公关部负责人的诸葛辉接手至今。

“释放资产专注网游”

市场观点普遍认为,在2007年、2008年的巅峰之后,休闲游戏已逐渐走向下坡路,“主要是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市场咨询机构易观国际游戏行业分析师孙梦子对早报记者表示,在最初一波用户对互联网上玩游戏的热度过去之后,以及游戏的同质化竞争,整个网络游戏产业都产生了滞涨之痛,“不止休闲类游戏,其他大型网络游戏、网页游戏都趋于饱和和平缓,增长速度不如从前。”

对国内休闲类游戏的现状,此前业界的普遍观点认为,该类游戏已为营收的鸡肋,理由为当年国内该领域排名第一的联众现已在腾讯的强攻中败下阵来,据传季度已跌落至数百万元人民币,与之同病相怜的还有杭州边锋,也是早有传闻称其“虽有盈利、但速度减慢”。昨日随公告一同披露的公司营收状况,给了观察人士一些新的发现,公告信息披露,2011年末,杭州边锋资产总额约2.85亿元人民币,当年公司营业收入约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约1.44亿元;2011年末,上海浩方资产总额约6358万元,当年营业收入约5885万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约1539万元。

孙梦子认为,从以上公司披露的营收状况,综合行业环境来看,浙报传媒收购边锋、浩方两公司仍可有一定收益,“休闲类游戏看似小众,但按棋牌、赛车足球等细分仍有固定的用户。休闲类游戏站到整体游戏市场20%的份额。”

不过另一方面,孙梦子认为,转让以上两公司对盛大来说更是利好,“从盛大2011年第四季度释放的一次消息来看,公司私有化后希望将更多的精力和资金投入到大型网络游戏,巩固主营业务,毕竟这是高利润的来源;此外,盛大未来的另一个重点是移动终端游戏。盛大过去的产业链太长,应该在合适的时机舍弃一些,这样更有利于其娱乐王国的梦想。”

网络挂号

名医汇

挂号平台怎么预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