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求才若渴的曹操为何偏偏不愿招揽吕布

发布时间:2021-01-07 13:04:48 阅读: 来源:酒壶厂家

求才若渴的曹操为何偏偏不愿招揽吕布?

建安元年七月,汉帝刘协因长安凉州兵乱,不得已逃回关东,被河内太守张杨迎回洛阳。而曹操此时已尽平兖州,诛杀张邈全族,又向东略得陈郡(属豫州,秦末陈胜故都,今河南淮阳),兵进许县(颍川郡治,今河南许昌西),兵威震天下,因而引兵入洛阳,将皇帝西迎至许县,重建朝廷,并将许县改名许都,于是官拜司空,行车骑将军事,挟天子以令诸侯。

曹操的崛起,让情绪化的袁术顿时充满了危机感,雄心万丈变成志气消颓,于是派使者韩胤前来做媒,要吕布把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两家和亲定盟,共创美好未来。

吕布一听又动心了。原来,手下败将刘备仍是不肯服输,又在小沛招兵买马心怀不轨,短短时间竟合兵万余人,居然比吕布兵还多了,这咋成?于是吕布又发兵攻打,刘关张三英战吕布,却还是被揍了个屁滚尿流,只得胆大脸厚的跑去投靠了老对手曹操。曹操以“二虎竞食”之计,拜刘备为镇东将军、豫州牧,封宜城亭侯,又给他增兵拨粮,让他返回小沛,继续招兵买马,以压制吕布势力。吕布见刘备有了曹大哥撑腰,一时还动他不得,心内更加愤懑,觉得还是拉拢袁术做帮手保险些,多个朋友多条路。

网络配图

于是,吕布爽快答应袁术,并将女儿交给了韩胤,让他带去寿春。但就在这时,吕布手下的徐州本土派代表人物陈珪站了出来,极力反对此事。

陈珪,时任沛国相,徐州下邳人,陈家累世高官,叔叔陈球灵帝时曾为太尉,家族中有不少人正担任徐扬一带地方大员,可谓当地士大夫集团的领袖。在陈珪看来,袁术妄图僭号称帝,不仅是把自己推到了天下公敌的位置,更是把徐扬人民推入了刀山火海之中。所以,他决不能让吕布站到袁术那边,这无论对国家,还是对他们徐扬士大夫,都将是一场灾难。

于是,陈珪苦劝吕布:“曹公奉迎天子,辅赞国政,威灵命世,将征四海,将军宜与协同策谋,共存大计。今与袁术结亲,必受不义之名,将有累卵之危矣!”

言至于此,吕布如梦初醒,看来徐扬士大夫并不支持袁术,只有选择曹操所代表的许都朝廷,才是他应该走的正道。

再说,看着养了十几年的宝贝女儿就要归别人了,吕布还真有点舍不得。

于是,吕布立刻派人追上送婚的车队,将女儿抢归,连同把那倒霉的媒人韩胤也捆了回来。陈珪还觉得不过瘾,又说动吕布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韩胤押赴许县交给曹操处置,曹操当然也不客气,直接把韩胤拉到许都街头枭首示众。从此吕布与曹操开始了频繁的书信交往,暗送秋波,眉来眼去,两位原先死敌奇妙的进入了蜜月阶段。

其实,吕布和曹操早有感情基础了。之前,汉帝刘协在东归途中就封吕布为平东将军、平陶侯,向他求援,可惜吕布兵少粮乏,无法前往。结果就让曹操占了便宜,挟天子以令诸侯。而曹操进了中央后,突然也变得大度起来,竟不计前嫌,写信对吕布加以慰问,说他是个好同志,要他尊奉朝廷,缉拿公孙瓒、袁术等反贼。吕布得信后非常高兴,忙上书给朝廷表忠心:“臣本当迎大驾,知曹操忠孝,奉迎都许。臣前与操交兵,今操保傅陛下,臣为外将,欲以兵自随,恐有嫌疑,是以待罪徐州,进退未敢自宁。”又写信给曹操说:“布获罪之人,分为诛首,手命慰劳,厚见褒奖。重见购捕袁术等诏书,布当以命为效。”表示和好归顺之意。

这样一来,曹操干脆趁热打铁,以奉车都尉王则为使者,将平东将军的金印紫绶送来给吕布。原来之前皇帝流亡途中,太穷了,给不起这些贵重玩意儿,曹操很细心,知道吕布心里不舒服,竟特意取出私财来给吕布置办,真的很会做人。

看来,吕布曹操竟要一笑泯恩仇,就此合成同一阵营了么?

事情没那么简单。

网络配图

因为徐扬士大夫虽然不支持袁术,也根本不支持吕布。

陈珪有个很了不得的儿子,叫做陈登陈元龙。有多了不得?刘备认他是偶像!此人学通今古,处身循礼,非法不行,性兼文武,有雄姿异略、扶世济民之志,又在徐州当了多年的县令与农官,任内屯田兴利,爱民如子,因而深受百姓拥戴,名重天下,真是人如其“字”,人中之龙也。

作为徐扬士大夫的代表人物,陈登当然也想借曹操之手除掉吕布,只是苦无途径,吕布送上韩胤与袁术决裂后,朝廷又封了吕布一个左将军,吕布当然要派人去许都谢主隆恩,陈登正愁没机会见到曹操,于是自告奋勇前往。吕布不疑有它,欣然应允,还拉住陈登的手好一番亲近,希望他去朝廷好好公关一下,给自己弄个正宗的徐州牧官印来,摘掉野鸡帽子,也好名正言顺。

陈登满口答应吕布,但是一到许都就跟曹操面前煽风点火,极力劝曹操除掉吕布。

别看曹操对吕布似已释怀,其实早想对付他了,只不过四面受敌、力有不殆,这才假意笼络而已。如今陈登既已挑明,曹操便也直言不讳了:“吾素知吕布狼子野心,诚难久养。非公父子,莫能究其情,公当与吾谋之。”

陈登妙人,如何不知其中深意,当下慨然应允:“丞相若有举动,登当为内应。”

曹操大喜,把这样一步妙棋埋伏在吕布身边那是再好不过,玩儿不死你还?于是拜陈登为广陵郡太守(在徐州、扬州间,便于陈登挑拨吕布、袁术关系),并给他老爸陈珪也涨了工资,增禄至中二千石,位比九卿。临别之时,曹操又缠绵的拉住陈登的手,说道:“东方之事,便以相付。”

网络配图

曹操招揽人心的功夫果然名不虚传,只是,陈登拿着吕布出的路费,跑到许都吃好喝好,却只顾给自己跑官,半个毛也没给吕布弄来,这事儿糊弄的过去吗?

果然,吕布见陈登回来,听说朝廷的人事安排后,大怒,随手拔出手戟,一戟砍断身旁书案,杀气腾腾的说道:“卿父劝吾协同曹公,绝婚公路;今吾所求无一获,而卿父子俱各显贵,吾为卿所卖耳!卿为吾言,其说云何?”

说也奇怪,如此杀气,可镇得纪灵刘备等乱世枭雄,却独独镇不住一介书生陈登。只见陈登面不改色心不跳,从容道:“吾见曹公,言待将军譬如养虎,当饱其肉,不饱则将噬人。曹公笑曰:‘不如卿言。吾待温侯如养鹰耳,狐兔未息,不敢先饱:饥则为用,饱则扬去。’”

这些鬼话,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吕布是信了。他听说自己一下子是猛虎,一下子又是雄鹰,心里非常舒服,竟然一声慨叹“曹公知我也!”便放过了陈登这个“无间道”。陈登就此顺利接管徐州重郡广陵,镇邗沟之中,当水陆要冲,开始努力培植自己的威信与势力,布下无数革命的种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吕布果然只是个将才,而非帅才,更不是雄霸天下的料。当然这点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所以人家说他是鹰犬他也沾沾自喜很开心。总之,吕布从来不是野心家,他只想带着他的并州弟兄在乱世中求一绚烂舞台,我型我秀,想唱就唱,从而收获导师的赞许和粉丝的鲜花掌声,足矣!

山东精神病医院

青海银屑病医院

昆明整形美容医院

江西乳腺科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