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是此生无望恩慈

发布时间:2019-04-16 01:45:39 阅读: 来源:酒壶厂家

阿坤猪蹄店

我叫朱坤,在古镇开着一家阿坤猪蹄店,靠着祖上的秘方,卤制出的猪蹄香飘万里。凡是来古镇旅游的游客,都会人手一只猪蹄,吡着大白牙,啃得嘴角流汁。

白银每次见到这样的食客,都会很不屑地悄声说道:“俗气,一群吃货。”

白银的眼界突然变高,全是那个叫龙门飞甲电影组来古镇拍戏后,剧中的雨化田惹下的孽障。那不男不女的家伙竟然成了白银的偶像,她常说:“像坤哥那样的男子全无世俗之气,此生要是能见他一面,死了也值得。”

每当白银这么说,我就嫉妒得恨不得把那“坤哥”的脸啃花。

再说了,说到俗气,白银这名字才俗气,可见取这名的父辈必是财迷无疑。

事实也确是如此。去年,我提着几只卤猪蹄去白银家提亲。白银的父亲脸色骤变,夺过我手里的猪蹄扔到门外,顺手拿起桌上的鸡毛掸子,嘴里直嚷:“小兔崽子,你凭什么娶我女儿?你家金银满仓还是骡马成群?”

“我……我没有,可我是真心喜欢白银的”我结巴着说道。

“滚!你什么都没有,还敢来提亲!以后不许靠近我家白银半步,否则,打折你的狗腿。”她父亲白陆林的狮吼功夫差点震破我的苦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拔腿飞奔出白家大院,第一次提亲就遭此重击,怎一个凄凉了得。

其实,我明晓白陆林为何暴怒。

想当初,我们朱家和白家是这古镇的两大望族,富甲天下。

彼时,我母亲的娘家放出风声,我母亲的嫁妆是一对祖上传下来的金雀钗和玉搔头,价值连城。

白陆林和我父亲都差媒婆去提亲。最终,我母亲选择了我父亲。当然,她的选择可能不是她自己的意愿,而是两大家族的门第联姻。

可谁知道真相呢?每个人的心,都罩有一个壳,刮风下雨,冷暖自知。败下阵去的白陆林,颜面顿失,从此记恨我父亲。现在,他怎肯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与昔日情敌之子?

后来大家才知晓,我母亲陪嫁的金雀钗和玉搔头只是女子房中最普通不过的金钗和玉簪。而今,这对饰物早已不晓得丢弃在何处了,我双亲过世后,再没人提及这钗簪的事情。

白记茶庄

当年,白陆林在我父母洞房花烛夜时,他负气娶了一家世微薄的女子回家。

巧的是,我母亲生下我的当日,夫人也诞下了白银。所以我坚信,我与白银自有斩不断的缘分。

我店里的女工栀子看我狼狈蹿回店,抢白我道:“我的坤哥哥,你真的不知道坊间八婆们说白银的那些话?她那样的女人岂是你能娶的?”

我当然知道那些八婆们背后诋毁白银,她们说白银和古镇很多男子都有过露水情缘。她们还说白银是狐妖转世,所以才会在出生当日克死自己的母亲。

我不相信这些流言飞语,我只相信自己的心。我的心里,只有白银。白银的心底,可否有我?这点我真不敢肯定。

我提亲后,白银有好多天没来我店里玩耍。我想偷偷去看她,可又惧怕白老爷子,只得心不在焉在店里忙活,眼睛时不时瞄向白记茶庄。

十天后,我才知道,白银之所以没来我店里,是跟一个叫郝有财的男人去了省城。那男人是来古镇旅游的,他说他能带白银去见那个坤哥。

白银这傻妞便欢欢喜喜地收拾了包裹,瞒着她老爹,跟着那男人悄悄走了。

栀子有些幸灾乐祸地说:“看,那些八婆说得没错吧,白银现在跟陌生男人私奔了,还说见什么坤哥,鬼才信呢!”

我不相信栀子,我相信白银是受了哄骗,假装带她去见“坤哥”的人说不定是把她拐卖了。

我开始担心白银的安危,夜夜无法安睡。我写了寻找白银的告示,贴满了古镇的每一个角落。白陆林双鬓黑发一夜成霜,他逮住人就问:“你看见我的白银没?就是黑长辫子垂腰的姑娘,你看见没?”

户外工作服

焊工劳保服

北京订制工作服

创衣工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