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能源首富活在破产呼声里

发布时间:2020-06-30 18:57:21 阅读: 来源:酒壶厂家

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终于出现了。

本文引用地址:这个刚满37岁的年轻人一身疲态,驼着背坐在主桌正中间,头耷拉着。整个白天,他都在忙于应付那些忧心忡忡的客户——破产传言正让生意伙伴急于要把钱从这家“坠落中”的大公司手里拿回来。

过去两个月,作为董事长的彭小峰成为了各路供应商、客户、银行和媒体焦急寻找的对象,这家江西省的第一家美国上市公司和第二大纳税企业,如今正经受生死考验。只是5年以前,彭小峰头顶上还顶着中国最年轻的新能源首富光环,他还一度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多晶硅制造商,以及中国“光速神话”的缔造者。

但如今,当行业步入惨淡周期,财务状况持续恶化的赛维正成为全行业“破产呼声”最高的大公司。虎视眈眈的同行为了增加生存机会,正翘首期盼着这家行业领袖的倒掉。

“我的客户没有人还敢碰赛维的股票,该逃的早就逃了。”新能源行业的分析师们如是说。悲观预期来自赛维高达60亿美元的债务,这意味着其每年光偿还银行利息就高达2亿-3亿美元,业界不相信,在市场如此惨淡的情况下,赛维有能力依靠经营收入偿还利息,更不用说偿还债务本身。

同时,过去半年,员工们的日子也过得战战兢兢,传言让他们心烦意乱,他们既担心自己的工作又担心流失的客户,“有的人开始混吃等死,公司没有了魂儿。”一位赛维的组件客户说,赛维此前跟他接触的一个销售团队最近集体跳槽到了另一家竞争对手那里。

在业内,赛维LDK一直以规模和速度闻名,其高负债高增长模式的成功有赖于行业一直处于上行周期,但当市场迅速反转,特别是在欧债危机和行业下行周期等系统性困境面前,背负巨债的赛维变得难以驾驭。

大宴宾客,力挽狂澜

2012年5月16日晚上,在上海浦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彭小峰大宴宾客。

现场来了两百多位客户、供应商和合作伙伴,跟过去每年例行的客户答谢晚宴不同的是,这次气氛,不可谓不紧张。客户和供应商都认定赛维的现金即将枯竭,尽管台上歌舞热闹,但台下不乏有人唉声叹气。

2012年4月30日,赛维在推迟了多日之后终于公布2011年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2011年第四季度赛维总计亏损5.887亿美元,负债总额60亿美元,负债率达到87.7%,这已经是2011年赛维连续亏损的第三个季度了。就连远在泰国的电力公司客户手里,都捏着一份中国各大太阳能上市公司的财报,有人已经开始拒绝采购来自赛维的产品。

为了让合作伙伴重拾希望,彭小峰请来了几个重要人物——至少从表面看来,他们还打算继续跟赛维站在一起。

这个场景很容易让人想起1年半以前那次同样形式的客户答谢会。2010年9月16日,那正是市场如日中天的日子,彭小峰在江西新余总部设宴款待两百多位合作伙伴,席间他拿出了当时赛维产出的第一炉多晶硅拍卖,这盒1公斤的银色金属从100美元起拍,最后以18万美元的天价成交(当时市场价约为70美元),现场的火爆程度至今令多位客户难忘。

没有人想到,1年半以后的今天,市场萎靡,多晶硅价格已跌至25美元/公斤,当年出价18万美元的国企供应商,也不见踪影。

彭小峰希望给外界一些希望,他甚至毫不掩饰对分析师的不屑,“他们从来没有看对过一家伟大的公司。”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现在行业看赛维,就像10年前看乔布斯。

他的底气来自赛维新推出的一款名叫“M2高效多晶硅片”的新产品,彭告诉几家主要债务银行,目前客户愿意为这款新产品支付高达10%以上的溢价——这在赛维已经乏善可陈的业绩里,算是一个好消息。

台湾新日光资深副总裁胡惠峰愿意为M2背书,他说,M2很不错,希望能助赛维渡过难关。但业内的人却普遍认为,靠一款新产品扭转乾坤的可能性太小。

新余市高新区管委会主任任光明更以四个“一定”和三个“绝不”(如新余市一定会继续加大对赛维的支持力度)表示对赛维的支持,但下台后嘉宾们脸色并不好看,席间大家都彼此无话,只是一个劲地抽烟。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赛维第一次濒临危险边缘了。2009年底,赛维爆发财务危机,其当年三季度资产负债率高达85.15%,银行贷款总额达14.03亿美元。但这一次情况看起来更坏,负债总额是上次的4倍。

彭小峰最后一个上台致辞,突然他又跑回到自己座位上,噢,他忘了演讲稿。这跟一年半之前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当时他在主席台上说完“让我们共同举杯”后也突然不见了人影,他又忘了酒杯。

如几位熟悉他的人评价,他的确不善于应酬场合,通常情况是总裁佟兴雪端着酒杯穿梭于宴席之间,他跟在后面拘束得像个刚工作不久的毕业生。尽管其激进的行事风格在业内颇受非议,但其“无恶习”“也不注重享受”的性格却很能赢得好感。他平时跟生意伙伴见面的地方,通常是两岸咖啡甚至永和大王。

“大家不都在看着你吗?”

两位在过去一个月见到彭小峰的朋友都说,他话少了,整个人看上去比较苦闷。究其原因,“可能是他不觉得你会带给他好消息,他也没有好消息带给你吧”。这次他可能真的没有奇招可出了。

拖累赛维的是那个15000吨硅料厂的庞然大物,当时堪称地球上单体最大的多晶硅项目,这个投资决策至今仍让彭小峰面对着公司内外的批评,但他看起来并不在意。他一直看不起业内另一位知名企业家,认为其总是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并不符合他大刀阔斧的“彭氏风格”——如果他能让硅料业务成功上市,那么这个决定将被证明是英明的。

也有离职的高管认为,赛维走到今天并非硅料失误,而是管理问题,“他是将才,而非帅才,需要一个好的管理团队”。

他成功迈出了第一步,2011年初,赛维硅料业务获得了国开金融、建银国际和中银国际三家“国字号”大金主共计2.4亿美元注资,准备香港上市。

彼时的全球太阳能市场,正呈现出史无前例的火爆场面,吸引了大量来自其他行业的投资者涌入,其中不乏灯具、玩具甚至丝袜企业。

“我们算是在最高点接触,次高点宣布,到去年5月份真正投钱时,市场已经开始往下走了。”国开金融一位内部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坦言,当时公司内部也一度犹豫要不要反悔,由于市场行情并不严重,加之双方签署了“非常苛刻”的对赌协议作保障,三家基金最后仍决定投资。赛维当日股票即上涨超过10%。

但随即整个全球太阳能光伏产业从繁荣转至惨淡,到2011年下半年,欧洲的老牌太阳能公司开始一家家破产、北美最具潜力的新兴太阳能公司也中途夭折,中国太阳能企业还在苦苦支撑。

2011年11月,赛维第三季度财报的公布正式结束了双方的蜜月期,净亏损1.145亿美元,毛利率-3.6%。当初希望能“快进快出”,在投资一年后让硅料业务上市的三家国有基金很快明白,年底香港上市的预期已经渺茫。不仅如此,年初约定的分红承诺也成为泡影,投资者变得越发缺乏耐心。

2012年初以来,双方的关系日渐恶化,光伏市场依然萎靡。根据对赌协议,以国开金融为首的投资者开始试图让彭小峰回购所持的18%股份,但财务状况已经不允许。到2012年5月,作为最大债主的国开金融在谈判中显得越发强势,双方谈判的语气已经由平和转为喝斥。

与此同时,国开金融开始在产业界寻求愿意购买手中股份的接盘者。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财务状况稍好的英利在2012年初拒绝了这一提议;5月19日,保利协鑫主管融资的副总裁田野也在电话里对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了此事,但他表示保利协鑫不会收购赛维的硅料股份。

尽管所有人都担心彭小峰“恐怕挺不过这次了”,但一向极为自信的彭却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次比金融危机时好多了”,因为他处理危机的经验更丰富了。

一个可以侧面印证彭极度自信的例子是,他在一个月前曾主动问他的朋友,“你说行业都这样了,为什么还没有破产整合出现呢?”对方沉默良久后回答说,大家不都看着你吗?

如今,彭小峰必须找到防止破产的最好方法。也有传言指出,赛维实际上已经申请了破产保护,但却被江西省政府驳回,因为江西无法承受这样一家大企业的倒掉。尽管与投资者的关系已经颇为紧张,但国开金融内部人士仍旧指出,尽管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但“仍旧会再支持赛维一段时间”。

哈尔滨工作服制做

长春定制防静电工服

内蒙古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